首页 > 新闻资讯 > 详情页

成功案例

查看更多

公众
账号

环健试管婴儿

环健试管婴儿电话

回到顶部

失独家庭的重生 | “新生命的到来,我们就不会一直陷在痛苦中”

2020-06-29 14:32来源:环健官方Tag: 试管婴儿 失独家庭 新生命


对整个世界而言 你只是一粒尘埃

而对我而言 你却是整个世界


二胎政策出台后,高龄试管已经屡见不鲜。而其中又有这么一个极小的群体,他们以五六
十岁的高龄挑战试管婴儿、在本该养老的年龄重新抚育孩子。迟来的“二胎”,于他们而
言,更像是一次冒险的自我救赎。

01

 

 

 

 

“走在大街上,觉得每个年轻人都像自己的孩子,街坊邻居在谈论孩子,电视上也都是关
于孩子的连续剧,就连广告都是与孩子相关的。”一个“失独”母亲曾如此讲述自己的无
奈。


2014年4月25日早上6点半,刑丽在北大医院的手术室里剖腹产下一对双胞胎男婴,她今
年48岁,曾是一位失独母亲。


和其他高龄产子的失独妈妈们一样,她们试图用新的生命抚平内心不忍触碰的伤口;然
而重生是延续,是寄托,也是无奈。


 

2011年,刑丽20岁的儿子因心脏病突发猝死。经过一年多的挣扎和考虑后,她决定再要
一个孩子。

 


她的再孕过程十分艰辛,除了年龄问题,邢丽月经出血量过大造成贫血,为了能尽快把身
体调理好,她曾经在中医院的号贩子手里买过1200元的“专家号”。即使是这样,由于
促排卵不顺利和激素指标不合格,前两次的胚胎移植都没有成功。


 

高龄产子,又是双胞胎,她的身体压力很大。身体的痛苦她可以承受,但周围人们异样
的眼光会让她感到自卑。每次去医院检查,身边几乎都是年轻人,于是她把头埋的很低,
生怕有人找自己聊天。


她的预产期本在五月中旬,结果4月25日清晨,刑丽剖腹产生下一对男婴。由于早产,
两个孩子出生后都被送往儿童NICU病房观察。6天后,孩子健康出院了。

02

 

 

 

 

李夏今年51岁,为了能再有一个孩子她已经努力了三年,她的家里摆满了各种中西药,
光是各类保健品就买了不下十万,但她的身体状况至今仍不乐观,医生也总是劝她别
抱太大希望。


 

三年里,李夏做过三次试管培植,但由于卵泡太脆弱,最终一次也没有成功。她至今
仍然每天都在吃中药,即使前景并不明朗,她也从没想过要放弃,她说没有孩子的
路太可怕了,每当老公喝中药喝的不耐烦时,李夏总是劝他:就是将来住在养老院,
我也希望有个孩子能来看看咱们啊
”。

 

03

 

 

 

 

郭敏从来没有那么“任性”过——在失去唯一的女儿后,不顾社会和家人的看法,于56
岁高龄试管生下一对双胞胎。


“命不好。”这是郭敏和所有失独者共同的哀叹。近几年“同命人”通过网络联系,共
同取暖。但在2005年的时候,郭敏只有自己。得知女儿去世的消息是在第二天早上。
老家人通知她回乡参加女儿的追悼会,郭敏一下子就昏倒了。


她回忆当时的感受,“除了死,什么也想不到了。”头发也在一夜间变白。

失去女儿后的半年,郭敏朝思暮想,终于下定了决心:再生一个女儿——这是她从没有
过的想法。


 

自然生产对50多岁的她已没有希望。绝望中,她看到一则新闻报道——60岁的日本妇
女通过试管技术成功产子。


征得丈夫同意后,她决心做胚胎移植手术。由于公立医院挂号紧张,郭敏的手术被排
到一年以后。求子心切的她来到了一家收费更高的私立医院。


手术需要8万多元。郭敏不惜倾家荡产,年迈的母亲也借给了她3万元养老钱,郭敏
终于凑够了手术费用。


经过身体调理,郭敏做了手术,第一次失败后,第二次。7月酷暑,郭敏专门在医院
对面租了个小房间,带张小床、电扇搬进去,三餐从外面订,打针也请赤脚医生上门,
10天不动不翻身,终于奇迹般怀上了双胞胎。


丈夫每月退休工资两千多,郭敏每月一千多,老两口打算用养老金养孩子。雪上加霜的
是,2013年,丈夫患上脑梗,住到大儿子家,再也帮不上忙。抚养双胞胎成了郭敏一
个人的责任。

母子仨住在这间月租600元的出租屋里。每个月扣除房租水电和各种生活支出,郭敏
还能攒下一千五百元钱。她寻思着这样再工作十年,两个孩子上学应该够了。老伴脑
梗发作后,她决定将来不让孩子们上大学了,高中都不必念。最多读个技校,能找个
工作,足矣。


尽管生活拮据,郭敏说从来没有一秒钟后悔过。至今她都认为,生孩子的8万是她这
辈子花得最值的一笔钱。

 

04

 

 

 

 

期待越高,和抚养能力之间的鸿沟也越大。令其他失独者羡慕之余,选择大龄再生的
人也必须承担这份不能承受之重。


盛海琳是安徽合肥另一位失独后生下双胞胎的高龄妈妈,退休工资不低,原本可以颐
养天年的她也遭遇了失独之痛。2010年,60岁的她通过试管技术诞下一对双胞胎女
儿后,每月近万元的支出迫使她再次走回工作岗位。


 

“累死了,我都快崩溃了。”再次拥有子女让她和丈夫的生活有了希望,却也迫使他们
在花甲之年不得不再来一次——挣奶粉钱,将孩子送进好小学、好中学、好大学……


对于未来,盛海琳充满着憧憬。“希望我能够活到她们成人,活到她们上大学,看到结
婚生娃,看到第三代。”但回顾自己十年的经历,她说“往事不堪回首”,“如果有来
生,绝不会再要了。”


尽管如此,仍然有少数高龄失独父母视再孕为“活下去”的一线希望。每年都有很多失
独母亲找盛海琳咨询,而她都给以忠告。“如果有钱,生娃也没错,但得考虑能不能生
得下来。”盛海琳说,当初自己从怀孕前准备到怀孕期间,花费了几十万,原本以为只
要能够生下来就能养得活,“现在看来,养孩子比生孩子还要难,教育、医疗、养老都
得靠自己。”


 

看了以上的几则真实故事,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想法。

 

“生孩子那么辛苦何必再遭一次罪呢?”

“没钱为什么还要花费那么多再生一个呢?”

......

 

不知全貌,不予置评,不经其事,不作评判。失独家庭的痛苦是常人永远无法想象的。

 

我们看过电影《亲爱的》里孩子被拐后满世界找孩子几十年的家庭;我们看过《唐山大
地震》后失去女儿痛苦到老的母亲.....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这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他们仿佛灵魂被抽离一般,对生活无望。思念、悲伤、后怕、愧
疚、绝望、后悔......清醒时,睡梦中,他们被无数种负面情绪缠绕着喘不过气,陷入痛
苦的洪流漩涡,生活仿佛被按下了停滞键,不再鲜活,不再有活着的念想。唯有新生,
是他们唯一可以抱在手中的浮木,“失而复得”,是他们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据卫生部《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估算——中国每年新增7.6万个失独家庭,全国
失独家庭超过百万个。人口学家易富贤进一步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推断——中国现有的
2.18亿独生子女中,会有1009万人或将在25岁之前离世,1000万家庭或成为“失独
家庭”。

 

失独家庭所经历的痛苦是不可逆的,失独家庭迎来“迟到的二胎”后的幸福与改变,是
我们共同见证着的。国家、社会、我们也正在给予那些已经“失独”的家庭更多的关怀。

我们愿意相信,所有的苦难终将美好起来,不管经历了多少风雨,更好的明天一定会到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