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详情页

成功案例

查看更多

公众
账号

环健试管婴儿

环健试管婴儿电话

回到顶部

那个舍命生子的网红产妇吴梦去世了

2019-04-08 10:20来源:环健国际小编Tag: 舍命生子 网红产妇吴梦

2018年夏天,一名叫做吴梦的网红作家在媒体上引起了热议。那时她刚刚被素有“中国肺移植第一人”称号的陈静瑜院长从死神手里拉回来,也因此她成为了世界首例肺动脉高压产妇肺移植手术的成功者,她是幸运的,以命相拼生下了自己的儿子,为自己和儿子的母子天伦迎来了机会。

然而,出了院的吴梦并没有恢复到一个好的生存状态,手术留下的后遗症开始频繁出现,动辄感冒发烧,在央视《面对面》访谈中,她跟主持人聊到自己的现状,观众可以看出每讲一句话吴梦都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她坦言自己讲话就会喘,其实是很费力的,同时现在身体状态很差,有时候拉肚子一天能拉个十几次,她笑言自己就像个果冻人一样,每天都是一种备战状态,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生命可能就要戛然而止。

那个舍命生子的网红产妇吴梦去世了

怎么会这样?吴梦先前经历了什么?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关于吴梦和她舍命生子的故事。

2013年吴梦被确诊患有严重的肺动脉高压症同时伴有心衰,在这之前,她已经跟先天性心脏病奋战了多年,也是在这个时期,她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段婚姻,跟前夫共有的孩子也判给了对方。吴梦说,曾经有一段时期,自己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家里,内心凄冷,有时生病了身边连个可以倒杯水给你的人都没有,那时候的她极度渴望再度拥有一个可以带给她温暖的家,膝下可以有个绕着她跑的孩子。她觉得这样的生活才不至于使人生失去意义,她说如果可以让她拥有家庭和孩子,她愿意付出自己所有的一切去交换。

命运之神似乎眷顾了她,在2016年,她邂逅了一段新的恋情,爱人的名字叫王珂丁,也曾有过一段婚姻和两个孩子。吴梦跟王珂丁生活在一起后迟迟没有走进婚姻,她担心自己的病朝不保夕,她说如果天意让他们在一起,她一定会顺应。2017年底吴梦怀孕了,自然受孕,当时的她已经41岁高龄了。

吴梦说对于上天的这份恩赐她惊喜万分,因为早年自己在受孕方面是很艰难的,她第一胎的儿子是借助试管婴儿技术怀上的。但是,在不易怀孕的年龄,她居然自然怀孕了,对此,她格外看重,她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并跟王珂丁领了结婚证。

2018年1月,当她怀揣着早孕B超诊断单和先心病肺动脉高压病例走进医院生殖科时,立即遭到了主任医生的反对,医生告诫她:这种情况怀孕凶险异常,随着孕周的增加,她随时都可能出现猝死的情况。因此,医生当即给出建议:终止妊娠。但是吴梦是执着的,她拿出自己事先写好的免责书递给医生,请求医生帮助她实现自己的心愿。

怀孕的前三个月,吴梦在怀孕引起的早孕反应和肺动脉高压引发的咳嗽声中度过,从孕四月开始,除了咳嗽她还开始流鼻血,肺动脉高压的症状在她的身上体现的越来越明显,将原本就心肺功能严重衰竭的她推到了极度危险的境地,她的肺动脉压力一度升高到140mmHg,而正常人是在25mmHg以下,那时的她已经出现气急症状,医生命令她立即住院以防不测。

住院一个多月后,2018年6月16日,吴梦胎龄27周+5天的儿子被紧急剖出,送到了新生儿急救科。而吴梦则开始了她的博弈之路,在历经了心脏骤停,电击治疗后,吴梦的情形依旧不容乐观,主治医师联合各部门会诊最终做出了为吴梦修心换肺的决定,这个手术如若不做,吴梦必死无疑。历经8个小时的麻醉、插管、修补心脏、肺移植、止血后,她挺了过来,这也就有了后来的多媒体报道,当然,手术成功不代表一切就尽善尽美了,术后她依旧要面临排异、感染、支气管并发症等风险,每一条都有致命风险。

从吴梦走出医院的那一刻,这场花费了120多万治疗费的怀孕生子过程基本告了一个段落。尽管各科医生一再强调先心病合并肺动脉高压女性不能怀孕,吴梦还是以身涉险,最后,一路跌跌撞撞而来,术后的她如自己料想的那样,一度在跟并发症做斗争,吴梦说肺移植后的自己哪儿都不能去,因为随便一个什么地方,可能就会被感染上什么病菌,不仅如此,她每天还要吃各种各样的抗排异抗感染的药,医嘱事项列满两页纸,每周都要赴院检查,各种抽血,鼻管检查,她说自己的生活状态就是苟延残喘,每天都在很辛苦的活。

导致吴梦出现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就是因为她没有听从医生的劝阻,违背规律去怀了一个孩子。欧路尔试管帮指出,像吴梦这样单纯是想拥有一个孩子,实现一个完整家庭梦想的情况完全没有必要拿命去搏,她可以通过海外合法的第三方辅助生殖技术的帮助得到一个孩子,跟她共享天伦。那样的话,她的人生也会因此被改写,不至于术后才10个月的时间就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回忆起这段经历,她的爱人王珂丁说后悔死了,早知道今天失去了自己心爱的人,当初就该极力阻止她冒险受孕,但是,一切都晚了,今天分享本文的目的在于希望更多像吴梦一样不适宜生育的女性,不要再去拼上自己的柔弱之躯来挑战这种医学极限,生命是宝贵的,我们不能轻易挥霍。